如果你是乐高积木爱好者的爱好者,曾经你有没有想过玩积木也能创造世界纪录呢?不用怀疑了,一项新的吉尼斯纪录已经在乐高积木上诞生。

3D打印(资料图片)

当一只巨大的黄色橡皮鸭在香港尖沙咀维多利亚港悠然畅游时,岸上的人们已经难耐心中的欢喜,繁忙的都市景象即刻幻化成一抹愉快的童年回忆。这只让人们的心情“一秒钟变轻松”的黄色鸭子,诞生于艺术家弗洛伦丁·霍夫曼之手,他带着他的装置作品游遍了大半个地球,超越了种族、宗教、年龄和任何政治意味,传播和释放着人性中最本能的快乐。

5月10日至11日,80名来自丹麦的乐高积木爱好者汇聚到一起,帮助一个名叫Henrik
Ludvigsen的人完成建造世界上最长塑料玩具火车轨道的创举。这条轨道最终完工时总长4000.25米,一共使用了93307块乐高积木。乐高玩具
火车行完全程需要4小时,登顶该项吉尼斯世界纪录。

3D打印是一项正在各种产业当中颠覆其设计、原型开发及制造流程,并加速迈入主流市场的技术,也是一项受到大众媒体高度关注的技术,经常出现在科展、新奇商品网站以及其它领域当中。从目前医疗、制造业与其它产业的新奇应用,到天马行空的未来创意,例如:在小行星和月球上利用3D打印机制作太空船与月球基地的零件。

橡皮鸭掀起热潮

Ludvigsen当时认为仅凭他一人的收藏应当不足以完成这项宏伟的计划,所以他在报纸和网上刊载了广告,期盼更多的乐高爱好者能加入进来。不过目前尚无消息称英国政府会聘用Ludvigsen为High
Speed 2轨道计划的顾问。

这股风潮让许多人以为这项技术还很遥远,但事实上却已唾手可得,且绝大多数的企业都能负担得起。企业应开始实验采用3D打印技术来改善传统的产品设计与原型开发作业,并藉此机会开发全新的产品线和市场。此外,3D打印技术亦将透过电子便利站或印刷输出服务提供给一般消费者,这为零售业及其它产业开创全新商机。

“去看大黄鸭!”已经变成了最近去香港出差或旅行的人们口中的时髦说辞,这只憨态可掬的巨型橡胶鸭子今年4月运抵香港后,在人们的翘首企盼下,最终在5月2日组装并充气成功,开始摇晃它滚圆的身体,悠闲自在地在维多利亚港湾与世人见面。一瞬间,繁华摩登、高楼林立的维多利亚港仿佛变幻成一只巨大的“浴盆”,挑动、呼唤着人们愉快的童年回忆。

早期采用者掌握优势

当然,想让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在维港中畅游并非易事,这只由200块巨大的PVC塑胶片组成,高16.5米,重达600公斤的鸭子,在“戏水”时需要一艘中型拖船的牵引,旁边还需伴随几艘小船,由船上的工作人员一路拉拽来控制它游走的方向。

3D打印已广泛应用于各种产业,从汽车制造、消费产品到军事领域,以及医疗与制药产业。企业可运用3D打印设计个性化商品、零件、开发中原型、建筑模型等等,透过全新、互动的方式来推销其品牌及产品。的确,在一些全新形态的产品商机当中,消费者所买到的商品正是由3D打印机所制作的成品。

自2007年以来,这只大黄鸭已经游历了包括日本大阪、澳大利亚悉尼、巴西圣保罗、荷兰阿姆斯特丹等10个国家的12个城市,所到之处无不受到当地各界的热情关注,而作为在大中华地区首次亮相,大黄鸭每天都能吸引30余万人到现场参观,让平日里就熙熙攘攘的维多利亚港显得更加拥挤热闹,就连一贯忙碌的大牌明星刘德华,也特意调整档期前去拜会这只“萌鸭仔”。

尽管3D打印的流程及材料背后所牵涉的材料科学仍在不断进步,然平价3D打印机已逐渐降低制造业的进入成本,如同电子商务降低了商品销售与服务的进入门槛一般。因此,3D打印机市场将从利基市场逐渐转向大众市场,其背后的动能包括:更低的打印机价格、可能节省下的成本和时间、更强大的功能,以及可创造效益和市场的强化效能。

当大黄鸭在维港碧绿的海水中尽情漂游的时候,永远有无数的相机镜头紧跟着它,甚至有人真的将它当做童年洗澡的玩伴,身披浴巾来与它合影。在微博上,各种调侃搞怪的段子更是层出不穷,“为大黄鸭配一句台词”,就成为网友津津乐道的话题。

3D打印机的价格已降低至各规模企业皆能投资的水平,他们也开始尝试从中寻找获利的方式。Gartner预估,至2016年,企业级3D打印机价格将降至2,000美元以下。早期采用者只需负担极少的资产与时间风险就能尝试3D打印机的应用,还有机会在产品设计与上市时程方面获得比竞争对手更多的优势,并且掌握零件制作的实际材料成本和时间。

带给人惊喜欢笑

3D打印处于期望膨胀期高点

高16.5米、长逾19米的这个巨型充气黄色橡皮鸭,由荷兰艺术家霍夫曼设计。据霍夫曼介绍,这只憨态可掬的大黄鸭从2007年开始就开始踏上了游历世界的征程,如今它已经在水上畅游了包括日本大阪、澳大利亚悉尼、巴西圣保罗、荷兰阿姆斯特丹在内的10个国家12个城市。每次大黄鸭都会引来当地粉丝的疯狂追捧,给人们带来惊喜和欢笑,极大程度上实现了艺术家创作的初衷——橡皮鸭作为世界各国人童年出现的形象,可以治疗大家心灵的创伤,放松心情,无国界之分、不歧视任何人、也不带有任何政治内涵。

3D打印能将3D影像的计算机辅助设计档转换成实体物件,不但成品精致度极高,也可用来制作具有实际功能的模型或销售用零件。不仅如此,随着3D扫描仪功能的提升与设计工具的进步,再加上商用及开放原始码的设计软件让3D打印更具实用性,因而使得3D打印机在企业内的应用更加广泛。

“大黄鸭”的创造者荷兰艺术家弗洛伦丁·霍夫曼,也被媒体和大众亲切地称为“鸭爸爸”,这般热潮当然让“鸭爸爸”霍夫曼欣喜不已,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亚洲人对这只鸭子的反应很直接,他们看到它时会立刻大叫一声“WOW!”;而欧洲人往往会想很多作品背后的意义,这样反而削弱了他们看到作品时的惊喜。而就在几年前,在他创作这件作品之初曾经说过:“橡皮鸭没有国界之分,可以治疗心灵,传播快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许那种简单直接的情感流露,似乎才是对作品完美的诠释。

Gartner认为,3D打印应用的商务市场将进一步深入至建筑、工程、地理空间、医疗等用途以及短期制造领域。用途拓展后不但可提高3D打印机业者的规模经济,还能针对那些在职场或学校接触到相关技术的人,培养并扩大潜在的3D打印机消费族群。至于收藏玩家与消费性市场,相关技术将应用于艺术创作、订制或玩乐性质的应用,例如儿童玩具、宠物或游戏人物的开模以及「fabbing」。

这12次大黄鸭巡游虽然活动时间并不固定、举办方和活动理由也各不相同,但因几百公斤的鸭子远途运输困难重重,下水的橡皮大黄鸭均是由展出所在地厂商根据需求特别定制的,主要材料为PVC。考虑到活动场所水情特征和安全防护,橡皮大黄鸭充气均在现场完成。如果水域风浪较大,为了防止充气后的大黄鸭受风影响出现不安全因素,大黄鸭不会自行漂浮,而是靠停在藏在水面下的船拴在固定地点予以固定。

根据Gartner的新兴技术周期理论,3D打印目前处于期望膨胀期的高点。然而这可能只是短暂现象,因为相关技术正快速通过幻觉破灭期,且3D打印机逐渐成为主流。各大跨国零售商有意锁定先导型消费者以及收藏玩家,而这也将带动市场的快速演进。

墙内开花墙外香

市场趋势预测

虽然大黄鸭名扬四海,但在其发源地荷兰却并非尽人皆知,《环球时报》记者问了身边的荷兰朋友,多数人第一反应是愣了一下,然后问这不就是浴盆鸭吗?怎么变成这么大还跑到海里去了?荷兰几乎每个孩子小时候洗澡最爱的就是橡皮鸭的陪伴,从小宝宝时期开始一直到懵懂的少年,都少不了它的身影。其实鸭子这个形象在荷兰生活中处处可见,荷兰沟渠河流纵横,包括鸭子在内的各种野生禽类众多。各种运河水面上几乎一年四季都能看到成群的鸭子在嬉戏,自由的生活和充足的食物让鸭子们都很健美,相互追逐甚至试图直冲天空,最高能飞到离地五六米,飞行距离达十几米。

事实上,随着提供打印服务的零售商店在伦敦等地陆续开设,3D打印机持续攻占市场。生产3D打印机以及3D打印机组装套件的MarerBot公司,则已在纽约开设零售据点。

除了很多小朋友都知道的世界著名童话故事《丑小鸭》外,荷兰和日本两国艺术家还一起创作了《福星小鸭子》讲述一只穿着荷兰木鞋的小鸭子冒险的故事。除了普通黄色橡皮鸭外,荷兰还制作了笑脸鸭,就是在浴盆鸭形象上加上简洁明快的笑脸,更增加了喜感。荷兰还有一些跟鸭子相关的俗语,比如“跑进群里的鸭子”,意思是一群人在做一件事情,突然跑来一个人做别的,跟中国人说的“不速之客”有点相似。本报综合报道

线上服务商如Ponoko、Sculpteo 与 Shapeways
也开始接受一般消费者订做,根据艺术家或其它人士的设计或个人需求制作3D打印物件。

■资料

如上述预测成真将出现以下结果:多数消费者并不了解「3D打印」,对于2D打印如何变成立体物件一事感到困惑。不过只要消费者能亲眼见到打印过程与成品,便能快速了解这项技术运作的方式,还有透过3D打印制作替换零件、玩具、珠宝有多方便。

胶片:这200块PVC胶片全都是鸭爸爸精心设计的,才可以令橡皮鸭如些真实及有亲切感。

因此,3D打印机销售面将出现几个现象:

运行:体内的风机长期为橡皮鸭的身体注射空气,不停为它打气

1.
即使3D打印机售价降到1,250美元,相关套件价格也降至400美元,与2D打印机大约100美元的「基准价格」相比,对消费者来说仍然太贵。

入口:原来橡皮鸭也有门的!就在patpat的位置有一个拉链位,不过童鞋们要失望了,因为这个出口只供工作人员替橡皮鸭作身体检查用的,不可以参观。

  1. 消费者在购买相关装置之前,必须体验3D打印零件是什么样子。

  2. 打印所使用的材料有限,不过仍足以说服先导型消费者购买3D打印机。

  3. CAD软件在一般家庭并不常见,不过Autodesk的123D Catch以及123D
    Make等云端服务均可做为替代,不一定要投资相关软件或精通CAD设计专业。

浮游:你们知道为什么橡皮鸭可以舒适地在浮游?
原来在橡皮鸭的底部有一个直径13米的浮床承托着,所以他可以放心地跟大家见面!

5.
打印出来的零件通常需要着色与涂层作业,以提供3D打印零件适当的颜色与/或强度。

底座:不让橡皮鸭有机会逃走?
秘决就是这3个特制的3吨重的石码,可以将橡皮鸭安心地固定在海中。

6.
跟2D打印机以及其它电子产品相同的是,零售商将仰赖3D打印机制造商提供技术、作业与维修支持。

电缆:全靠这一条防水的电榄将岸上的电源源源不绝地推动着风机的,没有电源,我们就不会见到一只充满“正能量”的橡皮鸭了!

大型跨国零售业者有机会将这项技术带给一般消费者并创造营收,包括:销售打印机与耗材,以及销售个性化3D打印商品。其中一项前景是,零售业者不仅能销售打印机,亦可设置服务站来打印客制化物品或是架上陈列商品的个性化版本,这是一项重要的消费趋势。

■人物

另一种可能性是利用行动展示车巡回各个零售据点。客户可透过这些商店前的全功能展示车所提供的二至三台打印机,看着自己的物品一点一滴成型。或者,消费者也可在逛街时订做客制化或个性化商品,待逛完街后或隔日取件。

弗洛伦丁·霍夫曼

建议

当代观念艺术家,1977年出生于荷兰代尔夫宰尔市,2001年在柏林魏森湖艺术学院取得艺术硕士学位之后开始发表作品。

综上所述,我们建议零售商必须评估销售3D打印机以及线上3D打印服务的商机规模有多大,因为市场中有许多先导型消费者会在技术发展初期便率先采用。部分2D打印机厂商已开始为3D打印机制造商提供OEM服务,但仍须持续开发自有的3D打印IP。企业用户则必须持续关注相关技术的发展以发掘改善的契机。

首个大型装置作品《弗拉尔丁恩巨兔》于2003年完成并引起不俗反响。霍夫曼在柏林魏森湖艺术学院取得艺术硕士学位之后,便开始着手创造他的“巨作”。2003年,在荷兰南部的弗拉尔丁恩镇,霍夫曼在周围居民的帮助下,利用当地废弃的木料,耗时3个月完成了这件高10.5米的作品——奠定了霍夫曼艺术观念的基础。霍夫曼在2010年为巴西圣保罗的“像素展”创作的《胖猴子》,就最大限度地体现了他的这种地域性思考。在作品中,霍夫曼与当地学生一起,用10000只巴西人尽皆知的Havaianas人字拖鞋,创造了一只躺在树丛间的巨型猴,拖鞋缤纷的色彩颇具热情洋溢的巴西风味。而今年夏天在瑞典厄勒布鲁举行的开放艺术双年展中,那件16米高的《大黄兔》,就取材于当地生产的黄色墙面板。这只玩具兔像是不小心从天上掉下来一般,倒栽葱地跌落在纪念瑞典伟人恩厄尔布雷克特的广场上,转化成另一种充满玩味和调侃的占领革命。

不仅如此,我们将3D视为一项可带来力量的工具,它能帮助在困境中的国家制作一些改善生活的物品和产品,协助灾区重建,甚至带来制造业的民主化革命。

弗洛伦丁·霍夫曼就是这样,他把世界当做游乐场,发展出公共空间与大众的多种可能关系,让艺术为生活带来一种“巨大”的惊喜。如果说霍夫曼要用艺术传递什么信息或观念,倒不如说他希望人们重拾那个未被制式化灌输的纯真视野,海阔天空地释放人性中最本能的快乐。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