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案显示,骅威文化计划以股份+现金的方式购买杭州旭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旭航网络)100%的股权,交易初步定价15亿元,其中,现金支付45%(即6.75亿元),股份支付55%(即8.25亿元)。截至2018年半年报,骅威文化货币资金余额为6.18亿元;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389.40万元。在此背景下,公告称,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7亿元。
增值率近48倍
根据预案,以2018年6月30日为基准日,旭航网络100%股权采用收益法评估的预估值为15.10亿元,净资产账面值为(母公司,未经审计)3085.51万元,增值14.79亿元,增值率高达4793.84%。
相比一年多前实达集团收购旭航网络,本次估值高出不少。彼时,以2017年3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旭航网络100%股权对价为9.4亿元。
预案显示,上述估值差异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两次业绩预计增长不同,上一次前三年的业绩承诺合计2.75亿元,本次交易前三年的业绩承诺合计为4.3亿元。
其次,旭航网络的资产状况已经发生变化。前次交易时,旭航网络的账面净资产为(归属于母公司)5800.24万元,而本次交易截止评估基准日(2018年6月30日)旭航网络的账面净资产(归属于母公司)为1.43亿元。
高增值率背后,业绩承诺数额自然不低。四位交易对手承诺,旭航网络2018年度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2018年-2019年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2.5亿元;2018年-2020年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4.3亿元;2018年-2021年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6.46亿元。
预案显示,旭航网络最近两年一期未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数据为:2016年营收1.76亿元,净利润4557.38万元;2017年营收2.17亿元,净利润5137.70万元;2018年上半年营收1.30亿元,净利润4073.35亿元。
96后股东引关注
预案显示,交易对手之一的上海祁树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上海祁树)股东系两名96后。
资料显示,上海祁树设立于2018年7月5日,认缴出资1000万元,公司并非通过非公开方式向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设立的投资基金。
根据预案,2018年9月,实达集团与上海祁树订立《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实达集团将其持有的旭航网络4%的股权作价2940(1+10%N/365)万元(N为2017年11月16日至实际付款之日)转让给上海祁树。
截至目前,上海祁树取得旭航网络4%股权的代价约为3000万元。所以,一旦旭航网络的估值最终确定为15亿元,上海祁树4%的股权价值可达6000万元,两位96后收益颇丰,尤其是GP李林伟(持股99%)。
公开资料显示,旭航网络成立于2014年9月,是一家专注于移动端互联网广告精准营销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交易前,骅威文化主要从事电视剧和网络剧的制作与发行,网络游戏的研发与发行等业务,交易完成后,骅威文化将在原有业务基础上,增加移动互联网媒体信息传播的平台业务。
此外,截至2018年6月30日,旭航网络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的情况,旭航网络对前股东舟山友泰尚有2560万元其他应收款;交易对手之一的萍乡优叙将其持有的旭航网络5%股权出质给万卫方,对应的债权数额为2000万元人民币。

北京时间本周四,福克斯给出的15.67英镑低于康卡斯特开出的每股17.28英镑的价格,这一操作将使康卡斯特全资控股英国天空电视台。这场收购战持续了7个月之久,这一股价使最终交易价定格在116亿英镑,并且意味着英国天空电视台一个时代的结束。
福克斯在声明中表示:我们和迪士尼决定卖掉21世纪福克斯持有的天空电视台39%的股权,并恭喜康卡斯特的收购。我们对自己在英国天空电视台曾作出的贡献、卓越的价值感到骄傲。1989年福克斯刚刚收购英国天空电视台时,它只是个拥有原始结构的小电视台,仅有4个频道,坐落于伦敦西区桥边的工业公园里我们用一座农场打了赌还几乎输掉后来创办这个公司,当时并不被人看好。而今,天空电视台已经成为欧洲领先的娱乐公司,一个以客户为导向的世界级榜样。
鲁伯特默多克30年前冒着极大的风险成立了英国电视台,并且永远改变了我们的观看习惯。他的眼界和信念令我们成为了英国领先的传媒公司,我个人也在此感谢他、詹姆斯默多克和21世纪福克斯,感谢他们作为股东、董事会成员和朋友对公司的支持英国天空电视台CEO杰里米达罗克说,当21世纪福克斯宣布将天空电视台卖给康卡斯特后,我们结束了一个时代,同时又开启了一个新时期。我们的目标是将接下来30年继续为顾客、同事和股东们而努力。
据悉,迪士尼一直期待能用英国天空电视台作为与美国康卡斯特资产交易的一个筹码,比如康卡斯特拥有的Hulu股权;但最终还是以现金的形式卖给了对方。这场天空电视台的收购战让天空电视台的股东收益颇丰:两年前天空的交易价格不到康卡斯特最终出价的一半;康卡斯特第一次出价是320亿美元。分析人士预估,此举将为天空电视台和康卡斯特与NBCUniversal的合作铺平了道路。

Molly标准版的官方售价为59元,但其象棋系列隐藏款娃娃市场价已经飙升过千。
在众多品牌商家苦于没有新增量时,这个嘟嘟嘴的小女孩正在催生一个新的市场。
亿邦动力了解到,泡泡玛特2017年的全年净利润为793.53万元,2018年上半年营收达到1.61亿元、净利润达2109.85万元,相比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增长1405.29%。
此外,从今年12月起,泡泡玛特将在韩国选择生活潮流品类的连锁零售店进行合作,正式拓展海外市场。
线上线下结合 贩卖机做雷达快速铺店
亿邦动力了解到,目前泡泡玛特主要销售渠道集中在线下,包括门店和机器人贩卖机等。
截至2017年底,泡泡玛特共有51家线下门店,43个机器人贩卖机。而到了今年9月,泡泡玛特线下门店已经发展到68家,机器人贩卖机则铺设了177台。
据介绍,目前泡泡玛特线下门店已覆盖了30多个一二线城市,均设置在高端商区的上好地段,且皆为盈利状态。未来,泡泡玛特每年会新开20~30家线下门店,匀速增长;机器人贩卖机数量则将在明年达到600~700台。
泡泡玛特副总裁司德告诉亿邦动力,在渠道配合上,机器人贩卖机更像是线下门店的雷达。
机器人贩卖机成本低,辐射速度快,销售数据也可以为门店选址提供参考。据悉,泡泡玛特每台无人贩卖机的存货货值为5万元,绝大多数机器2~3天补货一次,而周转最快的机器每1小时就要进行一次补货。
除线下渠道外,泡泡玛特今年还加快了在天猫旗舰店、微信小程序以及自建社群App葩趣上的布局。
截至今年6月,泡泡玛特电商业务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83.43%。前不久,泡泡玛特通过与天猫小黑盒进行合作,提前在线上发布新品,并开启预售。据亿邦动力了解,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的复购率达到了40%。
司德指出,未来,泡泡玛特将仍以线下渠道为主,线上业绩的占比会控制在15%到20%。
从卖杂货到IP运营 泡泡玛特做的是减法
泡泡玛特创始人CEO王宁告诉亿邦动力,对于大陆的消费者来说,潮流玩具过去是非常小众的,有不少人从没接触过它。因此,泡泡玛特在迅速发展之前,花了两年半的时间去培育市场。
起初我们是一个卖潮流商品的零售商,售卖的商品品类很多,包括潮流玩具、文具、数码、周边、饰品、箱包等。经营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察觉到潮流玩具的增速突然变快,消费群体在不断壮大。
因此,泡泡玛特决定孤注一掷砍掉其他品类,专注于潮流玩具。我们要涉足整个产品链,从签约IP、整合供应链,再到包装、推广、销售等等,每一个环节泡泡玛特都要参与。司德谈道。
2016年1月泡泡玛特与香港设计师Kenny达成合作,签约了第一个IPMolly
金发碧眼嘟嘟嘴的小姑娘。随后,在泡泡玛特的运作下,Molly的盲盒玩具一年可以卖出400万个。取得这样的好成绩,泡泡玛特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而Molly也成为了泡泡玛特旗下至今最火的潮流玩具。
如何在注意力碎片化的时代迅速吸引年轻消费者,这是泡泡玛特一直在琢磨的事情。
司德向亿邦动力介绍称,在签约一个新的IP时,泡泡玛特会为它制定一个三年规划,像包装艺人一样对设计师进行包装。我们希望自己的IP是一个长期的受大家喜爱的形象,而不是很快就过时。
要让消费者长期关注和喜欢Molly以及旗下其他IP,泡泡玛特有自己独特的方式。司德举例道,泡泡玛特的IP不会像传统IP一样去做动画生产内容,因为泡泡玛特的粉丝更加喜欢的是IP的设计师,以及IP本身的形象和造型而非内容,有可能生产内容之后会让一部分人很喜欢,但让另一部分人无法接受。对一些粉丝来说,当Molly有了某种人为设定的性格之后,它就不是完整的Molly了。
这大概就是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Molly在每一个粉丝眼中都是不一样的,现在的Molly是属于任何人的。
值得一提的是,泡泡玛特不仅依靠独特的方式让粉丝持续喜爱旗下的IP,其打造的潮玩社区平台葩趣也成为了泡泡玛特独特的社交渠道,使用户粘性越来越高。
紧抓一二线城市年轻白领 慢慢圈粉
据了解,泡泡玛特的用户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年龄在18-35岁之间,以年轻白领为主,其中女性占比达到70%以上。目前泡泡玛特的注册会员超50多万,活跃会员超20万,其自建的社交平台葩趣便是保持用户持续高活跃的兴奋剂。
在葩趣上,粉丝可以选择自己喜爱的潮玩IP圈子,这其中包括但不仅限于泡泡玛特自己的IP。在这些圈子中,粉丝可以购买各品牌潮流玩具、发帖交流、进行换娃、卖娃和改造娃等活动,还可以参加潮玩相关活动的抽号。
有泡泡玛特的粉丝向亿邦动力透露,不仅仅是葩趣,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也有很多粉丝在进行二手娃娃的交易,粉丝们还有专门的Molly鱼塘、潮玩鱼塘等社群,每天都在持续更新娃友们换娃以及卖娃的信息。
除了葩趣和闲鱼,微信群也是泡泡玛特粉丝玩家的交流圣地。有粉丝介绍称,她身处的Molly为主的潮玩交流微信群不止10个,这些群每天都有超高的活跃度。在这些微信群中,粉丝们的活动也多以换娃和卖娃为主。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粉丝愿意花几千元甚至几万元去购买Molly等潮流玩具,有时为了得到一个隐藏款,花多几十倍的价格也愿意。
在不少人看来,能够溢价十几倍去收购一个娃娃玩具,泡泡玛特的粉丝是不差钱的群体,但泡泡玛特自己并不这么想。
司德告诉亿邦动力,上新的节奏感很重要。我们要不断出新品,同时还要保证每一个产品受欢迎。年轻人的金钱是有限的,不能一下子出太多东西,当他们的钱包被掏空时,就会迅速消耗掉了对产品的记忆力。
除了抓好社交要素和推新节奏外,司德还总结了泡泡玛特能够快速吸粉的三个要点:
第一,盲盒类产品会激发年轻人的搜集欲望,泡泡玛特会定期出限定款、隐藏款产品,增加收集难度,年轻人喜爱这样的过程;
第二,经济在不断发展,年轻人的消费能力提高,对美的事物的追求也在提高,那么他们看到好看的商品就愿意去花钱购买;
第三,近两年嘻哈、街舞等亚文化发展速度很快,为潮流玩具营造了市场空间。
但是,无论泡泡玛特在粉丝圈里多么抢手,出了圈子,还是有很多人对其一无所知。潮流玩具究竟能否从小众挚爱发展为大众商品呢?
对此,司德认为,把潮流玩具大众化正是泡泡玛特要做的事情。泡泡玛特团队是做零售出身,对于商品的分析和市场的考虑会更多。如果有某一款产品销量好、增速快、周转快,泡泡玛特就会去分析商品的价格区间、产品属性材质甚至重量,能够让更多的消费者接受泡泡玛特的商品。未来,我们也会继续踏踏实实的做产品。
其实,今年潮流玩具市场增速明显变快,大量的粉丝和玩家涌入。但这也会促使很多设计师开始沉不住气,相比更好地设计作品,会更想先赚一波钱。这样一来,行业泡沫会更大,破碎地也会更快。对此,我们会控制好新品节奏和产品质量,让潮流玩具稳步地走进大众的视野。司德最后说道,爆款来之不易,泡泡玛特会选择沉住气。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