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不惜出高价收购,意味着收购案完成后必须想办法让惊奇多营收增加,可能方式包括扩大惊奇授权玩具销售据点、或者在制作影片时想出更吸引观众的噱头等等

在外包横行的国内动漫业,江通的运营却覆盖了动画产业链上从创作设计到市场开发的各个环节,拥有5000分钟片时的产能和上亿元的营收。

星辉车模在产品和经营模式进行了创新,从而使得该公司有别于传统的玩具制造企业

美国最大的动漫集团惊奇公司旗下有5000多名漫画英雄

3月底,温总理走进了江通动画生产车间,朱佑兰陪同

星辉普及型动态车模不同车系展示

美国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打算以42亿美元高价竞购娱乐业者惊奇娱乐公司(Marvel
EntertainMEnt),将在本周四交由股东会票决。预料,大幅度溢价将成争议焦点。
据台湾《联合晚报》引述外电报道,迪士尼收购案将以股票加现金的方式支付。收购价较收购案8月底宣布时的惊奇股票收盘价高出12亿美元或40%,溢价幅度惊人,将成为是否能够赢得足够股东支持的关键议题。
迪士尼不惜出高价收购,意味着收购案完成后必须想办法让惊奇多营收增加,可能方式包括扩大惊奇授权玩具销售据点、或者在制作影片时想出更吸引观众的噱头等等。
据了解,惊奇公司打造的超级英雄人物,如蜘蛛人(Spider
Man)等已经透过长期合约授权给特定电影业者,迪士尼收购惊奇后不得借用,尽管如此,分析师并不担心迪士尼因这样的限制而难以伸展,多年来,迪士尼曾将一些默默无闻的演员如孟汉纳(Hannah
Montana)里的女主角赛勒斯打造为票房大明星,将来很可能继续创造奇迹。
凯里斯公司分析师米勒说,迪士尼收购惊奇后,不会只是绕着“绿巨人”浩克(Huck)、“钢铁人”(Iron
Man)等已经成名的人物打转,许多人不知道的其它5000个人物可能会一一浮上抬面、大红大紫。
自从收购案宣布以来,迪士尼股价已上涨20%以上,市场乐观期待,整并后企业将打造新人物,而且会把惊奇公司已塑造的人物广泛应用在不同电影里。
收购案一旦通过迪士尼股东会审查,将立刻完成整并,惊奇执行长普尔马特已内定继续担任该事业负责人,负责决定哪些人物将走入电影,两家公司也将继续保有分别位于加州波班克与纽约的营运总部。
更多“迪士尼”资讯

窗外是武汉四十度的高温,我按约定的时间在江通动画的办公室等她,却被工作人员告知,董事长朱佑兰昨晚热感冒可能无法接受采访,能不能换个时间。我没有马上起身离去,环顾她的办公室,一切都显得稀松平常,黑色的办公桌和常见的盆景,只有大桌子的侧椅上摆着一张裱装精致的猪八戒卡通形象,成为这个简朴环境里的亮色。
因为摆了两个烟灰缸,办公室充满烟草味。一个小时后,身材瘦小的朱佑兰突然推门进来,礼节性地看了我一眼,便径直去推开窗门,“不好意思,通一会风,”语气柔和却不容质疑。
“天气变得太快,本来很不舒服,想今天要休息下,但这是和你约定的事。毕竟江通做了这么多年,起码的诚信是要讲的。”
约定,等待,践诺,这是生意和生活中的常态,其间种种环境、情节的变化,我们经常会为是否要改变初衷而焦灼。想象中充满创意、艺术的动漫产业,被揉碎在全球化产业分工之中,至今,中国动漫产业绝大部分以加工业的形式存在。
江通动画创办于2000年元月,朱佑兰自己开始做动画的时间还要更早一些。近十年的时间,从原创到外包再到原创,朱佑兰和她的江通动画以充满理想主义的原创模式切入,5年后,江通动画的大型原创动画片《天上掉下个猪八戒》第一系列26集成功问世,中央电视台安排在春节期间黄金时段播出,获得了4.19%的收视率。
在动画片首播的那天,朱佑兰一边看一边擦眼泪。这一年,她已经55岁了。
之前与之后,江通动画仍然必须大量从事动漫加工获得原创所需要的资本。现在,江通动画被认为是中国最大动画公司之一,在外包横行的国内动漫业,它的运营却覆盖了动画产业链上从创作设计到市场开发的各个环节,拥有5000分钟片时的产能和上亿元的营收。
“下一步,我们要拿出更好更多民族的、原创的产品。”朱佑兰在说这话时,露出了当天少有的笑容。
原创的诱惑与外包化生存
江通动画创立的原因,朱佑兰说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一个面向儿童的巨大文化产业,一定会得到潜在市场的肯定。从《大闹天宫》到《米老鼠和唐老鸭》,所有优秀的动画片在各个不同时代的孩子们中,都显示出巨大影响力。迪斯尼公司说中国城市孩子有8000万,而整个欧洲儿童的数量是6000万。
1999年前后,朱佑兰正在开一家广告公司,公司给一家酒厂做贺岁广告片时,喜欢创新的朱佑兰,采用了一只动漫老虎做片头片尾,这令客户赞不绝口。动画由此激起她的强烈兴趣。如同很多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动画公司初创阶段一样,她的团队决定做原创动画,并选择名著《西游记》里最受欢迎、最人性化的角色猪八戒为原型,开始这段原创之路。
不过这条路并没有走多长便步履维艰。朱佑兰发现对一家做原创的小公司而言,当时的市场根本没有空间。面对来自欧美、日本的动画大鳄,无论在动画片的技术、艺术,还是对市场渠道的争夺上,稚嫩的江通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90%的国内动画播放市场由外国动画片占据,很多时候,出品商直接免费送片子。
“国内有那么多的孩子,但是他们还是需要一个好的品牌去引导。但是当时没有好的动画片拿出来播,怎么样去引导呢。”朱佑兰说,正是后来国家要求国产动画片必须占有动画片的60%。到再后来黄金时间必须播放国产动画片,才形成真正的扶持、引导政策。
不过在当时政策引导还未像今天这样鲜明。播放市场空间被外国片挤压,极不协调的投入产出比例,又在不单,解决了许多动画公司初期的生存问题。
不过,国际加工片市场很不稳定,周期性的片源短缺、激烈的竞争又使“手工费”不断摊薄,预先垫资机制又常常占用了外包企业大量现金,江通身在其中自然无从幸免。一个在当地业界流传已久的故事是,2002年因为面临加工片回款拖欠、原创片又沉淀了大量的资金,江通陷入危机之中。为了在年底发出过年费,朱佑兰贱价卖掉自己的私宅。
为了夯实自己进入外包圈子的基础,朱佑兰收购了一家知名动画公司,并吸收其骨干为班底。这个较高的起点,带来了高质量海外订单以及和大公司合拍动画片的机会,并把自己的机构开到了国外。
在此过程中,朱佑兰收获了另一项果实,那就是在与国际大公司的深度合作中,发现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比如说迪斯尼最大的能力,是策划能力,是输出能力。但是这种能力不是一朝一夕能够锻炼出来的。是一个技术、艺术、资本、文化的积累过程。江通发展了这么多年,与海外的合作,就是学习把先进的制作技术和工艺,以及对艺术的表现,糅合到自己民族的文化中来。我们在这些年里,积累了很多题材,这些都是原创的基础。”朱佑兰是这样总结那段时期的意义。
她认为这更像是一个顺理成章的过程。事实上,当行业积累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国内的气氛似乎开始如她所判断的那样令人兴奋起来。2004年4月,相关产业部门相继出台一系列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支持国产动画片生产的政策措施,其中包括规定国产动画片的播出总量不得少于60%。这一年,被称为中国动漫启动年,朱佑兰的原创计划也随之重启。《天上掉下个猪八戒》系列到目前已经播出104集,连续四年央视首播,获得数个国内动画奖项,并进入开发图书、玩具等衍生产品的阶段。
2 远景与局限 “江通动画是目前国内动画产业的第一品牌吗?”
“这个不敢说,3年以后再说吧。江通将来要做中国市场最大的动画节目制作商之一,中国市场最主要的动画内容提供商之一,中国市场儿童动画栏目整合制作商之一。”
这是个远景。” “对,但不是所有公司都可以这么说。”
当前国内动漫创意产业群有数以千计的公司。但像江通动画这样的纯粹靠做动画起家、靠做动画积累、有相对文化部的一位官员评价江通动画在这个行业里活了十年,本身和明证。朱佑兰向我引用这句话来说明,“江通发展模式世纪也是中国漫企业探索发展模式的一种选择”。这时候我在思索,这句判断是否真的足够支撑,在存活了十年以后,江通动画的模式也使用于未来。
虽然自信江通路径的“顺理成章”,朱佑兰却不排斥其他的模式。她思考的更多的是企业乃至产业下一步可能的方向。“个人认为,中国动画已经进入发展的轨道。下一步就是靠有好的,能被市场接受的,能反映中国的民族文化的产品。”
江通很多的原创动画正是通过项目合作的方式开展的。在朱佑兰看来,自己需要具备的能力,第一是判断,第二是资源,第三是组织。判断好的题材和方向,找到合适的资源,并完成对项目团队的整合,就能为一个精品动漫系列打下良好的基础。
在制作环节,江通或许是可以自足的。十年积累,这件公司已经有了较为完备的制作工艺流程和生产团队,包括可以降低公司的管理成本和摆脱市场周期制约的外包团队。
不过,项目合作或许只是其中一个出口。动漫产业在国内仍以外包为主,产业生态单调贫瘠,依然是不争的事实。即便是四年前即把原创定为战略重点的江通,外包还是占到了目前公司总收入的一半以上。这些事实释放出这样的信号:江通动画乃至整个产业的短板,仍在于创作和开发。
朱佑兰在武汉开办了江通动画学校,在动画强国建立培训基地。她深知只有系统培育出了产业链两端的专才,产业整体水平提高了,真正地系统化地做原创。
虽然江通已经在《天上掉下个猪八戒》的基础上,进行了图书和音像制品的开发。但朱佑兰显然对目前衍生品的开发思路保持谨慎,江通目前仍未对它的“猪八戒”进行强力的品牌推广和产品开发,“是不是可以做成一个非常成功的品牌,我还不敢下定论,毕竟我们还处于一个摸索的阶段。”
朱佑兰说自己最大的欣慰在于,她已把江通带入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境界。
“和许多动画企业相比,我没有生存的压力,还有能力走得更远,这就是江通的特色。”朱佑兰说。
责任与希望
在很多同辈人已经开始享受家庭生活的时候,朱佑兰还在为一个年轻的企业和行业在打拼。到底是什么让她坚持下来,并做到目前的程度。在我抛出这个问题之前,我以为会得到诸如“我有一颗童心”之类的答案。她告诉我的却是“责任”二字。
她阐释责任的对象是社会、儿童、股东、员工以及她个人家庭,而是对民族文化的传承意识。
“你觉得你对孩子的世界有独到的见解么?”
“严格地说,我想的很简单,就是要把中国文化里民族的东西,通过动画的形式传承出去。要真正做成精品,创作人员得深入了解孩子的心理。江通的创作部门,大家总是处于不断的交锋状态中。怎么有趣味,融入中国元素,又让孩子们喜欢看、愿意接受,这是一个很讲究的事情。至于我本人,倒没有太多参与其中。”
“你更像一个纯粹的商人?”
“商人有两种,一种是做买卖,一个是做实业的,后者应该沉浸在做实业的过程中,他有一个目标,他成功了,他会得到什么东西。如果我是个做买卖的,那我应该去做房地产。”
“但公司要盈利。”
“这是个事实,这需要找到合理的盈利模式。这些都基于诚和信、基于市场调研和不断地努力的工作。责任加努力加机遇。江通有10年历史,这在人生的长度也不算短。这个公司从一个仅仅只是为了维持生计,变成为传播民族精神做出自己的努力,是我想看到的。但这与盈利并不截然违背。”
“双赢是个很高的要求?”
“我相信在我们国家,越是这样的工作,越是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同。日本和韩国的动画产业占到GDP大约是6%。中国还不到1%,国家要求几年内达到1%,这个目标意味着3000亿的市场份额。”

星辉车模“卖的不是车模,是汽车文化”——套用这句网络流行语,可以明晰地显示该公司如何从一家传统玩具制造商,发展成为创新型车模企业;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星辉车模这样一家玩具制造企业能出现在创业板上。
资料显示,星辉车模以“传承汽车文化,提升生活品位”为使命,致力于车模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星辉车模成立之初,主要从事遥控玩具车和塑胶玩具的经营,自2005年起,公司根据行业发展趋势,抓住汽车普及和车模礼品化的市场契机,进行产品战略创新,将传统玩具和汽车文化相结合,与世界500强企业的知名汽车厂商进行战略合作,获取汽车厂商的授权,借助其品牌影响力和强有力的市场推广,重点发展车模业务。目前,星辉车模已成为国内车模企业中获得授权数量最多的企业之一,是国内车模行业的龙头企业。
据了解,星辉车模在产品和经营模式进行了创新,从而使得该公司有别于传统的玩具制造企业。
在产品创新上,星辉车模积极开展车模产品的创新,利用以往产品研究开发所积累的经验,以及先进的计算机辅助设计技术、激光快速成型技术和电子遥控技术等工业技术,创新开发出普及型动态车模。星辉车模通过开发新型遥控驱动系统大幅降低成本,使公司普及型动态车模成为性价比高的大众化消费产品。作为传统静态车模行业的挑战者,星辉车模给传统静态车模注入了新的动态生命,同时将动态车模精品化,丰富了车模产品种类,并不断抢占传统玩具车和静态车模的市场份额,打开了新的上升通道,并将车模行业带入新的发展阶段。与此同时,基于礼品市场巨大的市场发展潜力,以及车模历来具有作为礼品的特性,星辉车模从2009年初开始开发迎合礼品市场的普及型静态车模,进一步丰富车模产品种类,为公司车模产品开辟新的发展空间。
在经营模式创新上,鉴于每年销售的数百万辆车模背后蕴含巨大的市场营销价值,星辉车模逐步发展汽车品牌营销推广和车模产品销售一体化的商业模式。星辉车模给车模配上对应真车的宣传资料,通过销售网络,将汽车文化精准传播到爱车的人手里,让车模消费者转化成真车的潜在客户,为广大汽车厂商创造一种新的精准定位目标消费者的宣传媒介。目前,星辉车模正在逐步拓展和实施这种赋予车模以媒体功能的商业模式。2009年1月,星辉车模设立汽车文化推广部,专门负责汽车厂商关系维护和汽车推广服务开发业务。2009年4月,星辉车模在广州国际玩具礼品展上首创了与汽车厂商联合参展的合作模式,将兰博基尼车模与真车一起推广。星辉车模相关高管表示,这种商业模式已经得到部分汽车厂商的认可,目前正在向深层次合作发展。相关阅读:
星辉车模1月7日实施申购 星辉车模启动“创业板”征程
国内电动玩具车市场格局剖析相关延续阅读: 更多“星辉车模”资讯
更多“汽车模型”资讯

1

在外包横行的国内动漫业,江通的运营却覆盖了动画产业链上从创作设计到市场开发的各个环节,拥有5000分钟片时的产能和上亿元的营收。

3月底,温总理走进了江通动画生产车间,朱佑兰陪同

窗外是武汉四十度的高温,我按约定的时间在江通动画的办公室等她,却被工作人员告知,董事长朱佑兰昨晚热感冒可能无法接受采访,能不能换个时间。我没有马上起身离去,环顾她的办公室,一切都显得稀松平常,黑色的办公桌和常见的盆景,只有大桌子的侧椅上摆着一张裱装精致的猪八戒卡通形象,成为这个简朴环境里的亮色。
因为摆了两个烟灰缸,办公室充满烟草味。一个小时后,身材瘦小的朱佑兰突然推门进来,礼节性地看了我一眼,便径直去推开窗门,“不好意思,通一会风,”语气柔和却不容质疑。
“天气变得太快,本来很不舒服,想今天要休息下,但这是和你约定的事。毕竟江通做了这么多年,起码的诚信是要讲的。”
约定,等待,践诺,这是生意和生活中的常态,其间种种环境、情节的变化,我们经常会为是否要改变初衷而焦灼。想象中充满创意、艺术的动漫产业,被揉碎在全球化产业分工之中,至今,中国动漫产业绝大部分以加工业的形式存在。
江通动画创办于2000年元月,朱佑兰自己开始做动画的时间还要更早一些。近十年的时间,从原创到外包再到原创,朱佑兰和她的江通动画以充满理想主义的原创模式切入,5年后,江通动画的大型原创动画片《天上掉下个猪八戒》第一系列26集成功问世,中央电视台安排在春节期间黄金时段播出,获得了4.19%的收视率。
在动画片首播的那天,朱佑兰一边看一边擦眼泪。这一年,她已经55岁了。
之前与之后,江通动画仍然必须大量从事动漫加工获得原创所需要的资本。现在,江通动画被认为是中国最大动画公司之一,在外包横行的国内动漫业,它的运营却覆盖了动画产业链上从创作设计到市场开发的各个环节,拥有5000分钟片时的产能和上亿元的营收。
“下一步,我们要拿出更好更多民族的、原创的产品。”朱佑兰在说这话时,露出了当天少有的笑容。
原创的诱惑与外包化生存
江通动画创立的原因,朱佑兰说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一个面向儿童的巨大文化产业,一定会得到潜在市场的肯定。从《大闹天宫》到《米老鼠和唐老鸭》,所有优秀的动画片在各个不同时代的孩子们中,都显示出巨大影响力。迪斯尼公司说中国城市孩子有8000万,而整个欧洲儿童的数量是6000万。
1999年前后,朱佑兰正在开一家广告公司,公司给一家酒厂做贺岁广告片时,喜欢创新的朱佑兰,采用了一只动漫老虎做片头片尾,这令客户赞不绝口。动画由此激起她的强烈兴趣。如同很多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动画公司初创阶段一样,她的团队决定做原创动画,并选择名著《西游记》里最受欢迎、最人性化的角色猪八戒为原型,开始这段原创之路。
不过这条路并没有走多长便步履维艰。朱佑兰发现对一家做原创的小公司而言,当时的市场根本没有空间。面对来自欧美、日本的动画大鳄,无论在动画片的技术、艺术,还是对市场渠道的争夺上,稚嫩的江通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90%的国内动画播放市场由外国动画片占据,很多时候,出品商直接免费送片子。
“国内有那么多的孩子,但是他们还是需要一个好的品牌去引导。但是当时没有好的动画片拿出来播,怎么样去引导呢。”朱佑兰说,正是后来国家要求国产动画片必须占有动画片的60%。到再后来黄金时间必须播放国产动画片,才形成真正的扶持、引导政策。
不过在当时政策引导还未像今天这样鲜明。播放市场空间被外国片挤压,极不协调的投入产出比例,又在不单,解决了许多动画公司初期的生存问题。
不过,国际加工片市场很不稳定,周期性的片源短缺、激烈的竞争又使“手工费”不断摊薄,预先垫资机制又常常占用了外包企业大量现金,江通身在其中自然无从幸免。一个在当地业界流传已久的故事是,2002年因为面临加工片回款拖欠、原创片又沉淀了大量的资金,江通陷入危机之中。为了在年底发出过年费,朱佑兰贱价卖掉自己的私宅。
为了夯实自己进入外包圈子的基础,朱佑兰收购了一家知名动画公司,并吸收其骨干为班底。这个较高的起点,带来了高质量海外订单以及和大公司合拍动画片的机会,并把自己的机构开到了国外。
在此过程中,朱佑兰收获了另一项果实,那就是在与国际大公司的深度合作中,发现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比如说迪斯尼最大的能力,是策划能力,是输出能力。但是这种能力不是一朝一夕能够锻炼出来的。是一个技术、艺术、资本、文化的积累过程。江通发展了这么多年,与海外的合作,就是学习把先进的制作技术和工艺,以及对艺术的表现,糅合到自己民族的文化中来。我们在这些年里,积累了很多题材,这些都是原创的基础。”朱佑兰是这样总结那段时期的意义。
她认为这更像是一个顺理成章的过程。事实上,当行业积累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国内的气氛似乎开始如她所判断的那样令人兴奋起来。2004年4月,相关产业部门相继出台一系列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支持国产动画片生产的政策措施,其中包括规定国产动画片的播出总量不得少于60%。这一年,被称为中国动漫启动年,朱佑兰的原创计划也随之重启。《天上掉下个猪八戒》系列到目前已经播出104集,连续四年央视首播,获得数个国内动画奖项,并进入开发图书、玩具等衍生产品的阶段。
2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