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排名前三的女孩IP米雅的精灵王国,在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主流电视频道播出,占据4岁~9岁德国女孩群体72%市场份额,全球拥有超过170家被授权商,国内新媒体上线3个月点击量破亿。
版权方:Hahn m4e Productions, Rainbow 中国代理:优扬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意向授权品类:玩具/游艺,健康/美容/保养/洗护日化,服装/鞋帽,饰品,游戏/软件,数码/电子/电器,文化/文具/办公用品,设计/广告/文化创意,图书出版/音乐/音像制品,主题空间,家居/家纺/家具/装饰材料
联系方式: 官网: 电话:010-84307000

1995年,皮克斯旗下动画电影《玩具总动员》在北美上映后,口碑与票房齐飞。赚得盆满钵满的皮克斯趁热打铁又接连推出两部续作,两部续作同样喜获骄人成绩。
《玩具总动员4》是玩具总动员的动画系列电影第四部,于2014年筹备开拍,故事将集中在伍迪与牧羊女中间的爱情喜剧,将于2019年6月21日在北美地区公映。
自皮克斯工作室推出《玩具总动员》系列后,该作便屡创佳绩。《玩具总动员2》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提名、金球奖两项提名,并获得金球奖音乐及喜剧类最佳影片奖,全球票房达4.85亿美元。而《玩具总动员3》则获得了5项奥斯卡提名并摘得2011年83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全球票房高达11亿美元。
《玩具总动员3》中,玩具们发现他们在幼儿园其实毫无人身自由,玩具草莓熊控制着幼儿园中玩具们的命运。于是胡迪决定要带领玩具们离开幼儿园,回到安迪的身边。他们万众一心,开始酝酿一个伟大的逃跑计划,当然,他们要面临了一次惊险无比的大冒险。《玩具总动员4》的故事将延续上集,孩子们变成了青年,玩具的回归便显得更加尴尬。当然,不排除皮克斯开辟新的故事方向,将系列电影更好地发展下去。
因此对于《玩具总动员4》,影迷们都十分期待。在好莱坞的性丑闻事件被爆出之后,皮克斯元老级人物约翰拉赛特就因为被下属指控性骚扰而暂时离开公司。约翰拉赛特的离开也暂停了《玩具总动员4》的电影企划,当时还有不少网友都担心《玩具总动员4》会不会流产。后来皮克斯又公开了动画的新编剧这才让粉丝有了电影仍在继续制作的实感。
早前,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总裁吉姆莫里斯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玩具总动员4》将独立于前三部作品:《玩具总动员》三部曲已经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我想《玩具总动员4》是个独立的故事。同时,Jim
Morris进一步透露,影片将会讲述一个爱情故事:它是一部浪漫喜剧,而不再把重点放在玩具和孩子的互动上。
《玩具总动员4》将以胡迪和牧羊女宝贝的爱情故事为主线,剧情将会讲述牧羊女宝贝失踪,而胡迪、巴斯光年及翠丝为了寻找她而开启了新的冒险故事。
最近担任牧羊女宝贝配音的女演员安妮帕兹在采访中表示:这部电影应该在今年就上映的,但是皮克斯的工作人员却打掉四分之三完成的剧本,重新改写。通常改写的情况大约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完成,但皮克斯选择耗费时间、精力来创造好的故事。
另外,安妮帕兹也表示我很难过牧羊女宝贝没有出现在《玩具总动员3》里,我有一年半都没有收到皮克斯的消息,我以为这个角色又被剪掉了,但没想到皮克斯的创意总监亲自来找我,我们把你的角色留在第4集了,过去我通常都是一个人录完所有台词,但《玩具总动员4》这次我大多时间都是与汤姆汉克斯一起合作完成,这真的很有趣。
这段话也证实了牧羊女宝贝和胡迪将会有不少戏份。《玩具总动员4》将由参与过《脑筋急转弯》剧本的动画师乔什库雷执导,明年上映!综合小阳阳说事等互联网信息。

暑期,是动画电影的一个黄金上映档期,但猫眼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今年暑期档动画电影排片为14.55%,高于去年的13.86%;8.16%的票房产出却低于去年的10.53%。
截止2018年3月31日,暑期国内共有24部中外动画上映,但国产动画电影仅有《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
3 》、《风雨咒》、《神秘世界历险记
4》三部破亿元,其中有两部作品为续作。且暑期档票房排名前三位的动画电影,均为进口动画。
加上24部动画电影票房过1000万的有10部,撤档、改档现象频发等,今年暑期动画电影票房表现,可以用惨来形容。
而这,是在2018年暑期档全国电影票房173.99亿元,较去年的163亿增长6.74%的市场背景下。
再看2015-2017年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在 1000 万以下、1000-5000
万元、5000-1 亿元和 1 亿元以上的影片分别为 57 部、40 部、11 部、9
部。票房金字塔结构分化明显。1000 万以下的尾部作品占比接近 50%
。而国产动画电影制作成本大多在 1000 万- 4000
万左右,接近一半的动画电影亏本。
动画电影的变现如此,动画番剧呢?也不乐观。
动画电影,动画番剧怎么才能赚钱?或者怎么才能赚更多的钱?变成了行业内,一个更热门的话题。
这时候,各大网络视频平台的网大高分账收入,成为了另外一个焦点。以爱奇艺为例,2018年上半年网络电影票房分账榜,排名前十的电影票房分账总额已超1.8亿,而第一名的《灵魂摆渡黄泉》票房分账超过4千万。
中国动画行业能做成网大赚钱吗?这不禁让三文娱联想到了日本的OVA市场。
在日本,OVA市场发展了30余年,在电视台播出和影院放映之外,OVA成功地走出了第3条路。如今网络配信时代,OVA再次发力,引领了日本动画未来的新走向。
独立于电视和院线的OVA,小众却精致
在日本的动画发行方式中,除了电视台播放、影院以及在电视和影院播出之后发行的DVD/Blu-ray等光盘这几类主要的形式之外,还有不少相对小众的形式,OVA便是其一。
OVA是Original Video
Animation的略写,是不在电视台和影院公开放映、以家用Video市场为主要对象而制作、贩卖的商用动画作品的总称。
世界上第一部OVA作品是押井守的《宇宙战争》,发售于1983年12月。
制作方面,OVA作品的时间和预算,相对于TV动画较为宽裕,而又不用像剧场版那样耗费巨大的宣发费用。以2007年日经Business报道的日本动画制作费用情况为例。1980年至1990年前半期,平均一集TV动画的制作费用在700万-800万日元,而2000以后,每一集TV动画的制作费用发展到1000万-1300万日元的水平。而OVA的费用在2000万-3000万日元。普通动画电影的制作费则在1亿-3亿日元,如果是吉卜力、PRODUCTION
I.G等公司制作的高品质作品,费用达到10亿-20亿日元的情况也不少。总体来说,OVA的制作费用介于TV动画和剧场版动画之间。数据来源:日本动画DATA网站据日经Business报道、动画评论家、动画监督公开信息综合整理
内容方面,由于不在电视台和影院公开放映,OVA作品给创作者留出了更加自由的空间。比较明显的表现是画面和情节上的尺度较公映作品会更大。
OVA的全盛时期在1980年代后半期至1990年代前半期。而到了1990年代后半期,随着以面向成人观众的深夜动画的兴起,OVA的优势逐渐被夺走。
但OVA这一形式在日本动画市场中始终占有一定地位。由于制作时间和经费相对宽裕,能够保证作品质量;在内容和产品形态上又不受到电视播出和院线上映的制约,OVA通常以原创作品、多媒体动画化、TV作品的番外篇、实验动画等形式出现。图表来源:みずほ銀行産業調査部报告《内容产业的展望》
OVA虽然相对小众,但在产品试水和IP孵化方面却具有一定优势。例如,东映动画和帕布雷斯特公司合作制作的《京骚戏画》,就是经由网络播放后人气大热,随之再推出系列电视动画。
《京骚戏画》于2011年12月推出第一弹,随后2012年8月推出第二弹,在万代频道、NICONICO动画、YouTube等平台上均有免费播放。因两弹作品累计播放量超过100万次,2013年7月《京骚戏画》确定TV动画化,共10集。配合电视动画播出,漫画版故事同时在月刊《電撃マオウ》上连载。随后DVD、蓝光光碟、音乐CD也陆续推出,还举办过画展、参与游戏联动等。据东映动画2014年3月期决算报告,包括《京骚戏画》在内的7部动画的播出,带动该财年TV动画业务销售额达31.04亿日元,同比上涨6.9%.
近年来,以Netflix和Amazon为代表的网络配信越发引起业界的关注。由Netflix等平台出资购买播放权、日本动画制作公司制作的网络独播原创动画,正在Netflix上陆续登陆。Netflix原创动画的出现,及其对创作者的宽容度、内容表现的尺度,令不少人观看后回忆起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繁荣一时的OVA,OVA的复兴或者OVA将被取代的声音也纷纷出现。
虽然OVA的兴起与当时日本光碟销售和租赁市场的兴盛有关,但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OVA的发布渠道也不再局限于光碟,例如前面提及的《京骚戏画》,网络平台同样是OVA发布的方式之一。不通过电视播出、影院公映,而是在网络平台上播放的OVA,与如今网络视频配信时代的平台原创动画,在发行方式上可以说十分一致了。从这个层面上来看,OVA的复兴也好OVA将被取代也罢,其实都是在表明,OVA的精髓仍然不死,但其形态正在经历新的变革。
从光盘时代到网络配信时代,OVA的转变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启发?网络平台原创动画,对于制作方来说到底是不是好事?
网络配信时代的OVA:立足品质,借力平台
从光碟时代的OVA到配信平台原创动画,这之间最大的改变或许在于制作资金构成和分账方式的转变。
传统的OVA和TV动画、剧场版动画基本一致,都是通过制作委员会的模式进行制作。首先,以DVD贩卖公司为中心成立制作委员会;制作委员会委托动画制作公司进行作品的制作;作品交付后,DVD贩卖公司再对OVA的DVD进行贩卖。而OVA的收益,则根据不同出资方出资比例进行分成。
而以Netflix为代表的流媒体平台入局日本动画市场后,对于原有的制作委员会模式产生了冲击。平台直接与动画制作公司合作,支付一定的费用购买作品的播放权,制作费用则由动画制作公司自己承担。
这一模式给动画制作公司带来的好处,第一,如果动画公司在制作过程中将费用有效把控,那么平台支付的费用基本可以覆盖制作成本,至少公司不容易出现赤字;第二,动画公司保留作品版权,后期有望从海外销售权、商品化权等二次利用权中获利;另外,由于是平台独播作品,平台本身会对其进行积极宣传,从而减小了动画公司宣发方面的压力。
除此之外,通过网络播放原创动画,在内容和形式上也具有其优势。
首先,通过网络观看视频已经是成年消费群体的趋势。据日本数字内容协会今年发布的《视频配信市场调查报告2018》,2017年日本国内视频配信市场规模达1850亿日元,比去年上升13%,是继2016年12%的增长率之后的再次大幅度上升。而动画配信市场的发展趋势与此一致。
与此同时,自2015年开始,日本深夜动画分钟数开始超越全日动画分钟数,这一差距在2016年进一步加深。
成人消费群体已经在动画市场中越发占据重要位置。动画作品转向网络平台播出,也是在顺应成人消费者的消费方式转变。另一方面,网络平台对于创作者的约束相对宽松,作品的表现方式和题材选择的自由度更大,这也更容易迎合成人消费者的口味。
第二,对于电视台播放和影院上映的作品来说,公开放映的周期非常重要。收视率和票房容易受到时间的制约。但在网络平台播出的作品,观众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够自由观看,作品的价值和IP影响力能够得到延长。
此外,像Netflix和Amazon等皆属于全球化的流媒体平台,受众来自世界各地。能够在这类全球平台上推出日本动画,引起了日本动画界的广泛关注和重视。而这也是日本内容产业出海战略的重要一环。目前Netflix合作的动画公司如IG
PORT、BONES等,都是日本最优秀的公司,创作团队也可以说代表了日本动画和音乐制作的最高水准。从Netflix上已播出的作品来看,从题材选择到情节、人物的设计,可以感受到日本动画公司为了将作品融入海外市场做出了极大的努力。《B:
The Beginning》
尽管动画公司和平台合作带来了诸多好处,但事情也并非如此简单。并不是人人都有能力来分这一本羹。
从流媒体平台的角度来看,能像Netflix这样有能力拿出巨额资金搭建自己的原创视频库的公司并不多。以NTTドコモ旗下的dアニメストア为例。dアニメストア的运营公司ドコモ?アニメストア由NTTドコモ和角川于2012年合作成立。NTTドコモ出资60%,角川出资40%。dアニメストア于2012年7月开始推出。目前平台对会员的收费方式是每月400日元,免费试用31天,可观看超过2600部动画作品。动画制作公司和dアニメストア以视听数来进行收益的分配。会员数量和播放量对于平台和动画公司的利益影响很大。2013年左右,dアニメストア也开始向制作委员会出资进行动画制作。
从dアニメストア发布的近3年决算信息看,dアニメストア这三年销售额不断下滑,最近一财年中的利润也下降约11.7%。
在这一状况下,动画平台想要出资建立自己的原创内容视频库,压力不小。
而从日本视频配信市场整体来看,dアニメストア的市场份额占比从2016年的7.9%下降到2017年的6.8%。同时,占市场份额最大的dTV也有3.8个百分点的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年间增长最快的两家平台Amazon prime video
和Netflix均是全球化的大平台。海外平台正在日本视频配信市场中占据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给日本国内平台带来了巨大挑战。随着大平台的原创内容视频库的不断丰富,平台间的差距或将进一步拉大。图表来源:GEM
Partners株式会社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将视线从平台转向动画制作公司,情况同样不简单。
按照TV动画的情况来假设,一般一季动画包含10-13集20分钟的内容,一集的制作费在1500万-2000万日元,那么,一整季的动画制作费于动画公司而言可谓相当巨大的一笔资金。
虽然Netflix会给制作公司支付可观的费用,但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
2018年8月Netflix内容收购动画总监冲浦泰斗在接受日媒采访时就表示,以为Netflix是美国的公司,所以给出的预算应该是好莱坞电影级别的,这种观点完全是误解。Netflix的预算会根据视频的点击率和视听时长等综合效果来决定。动画作品在平台上的视听反响预判,决定了动画公司能拿到多少费用。这也给动画公司带来了一定的风险。
巨额的制作成本、较高的风险,形成了一道壁垒将无力承担如此压力的玩家挡在局外。原本,日本动画制作公司间寡头化趋势已日趋明显。2018年8月8日东京商工研究发布的一项对日本88家动画制作公司决算状况的调查报告显示,88家公司2017年销售额合计1428.7亿日元,但其中销售额超过100亿的只有5家,却占据总体销售额的64.4%。与此同时,动画公司破产的现象连年发生。Netflix拯救日本动画的判断还为时过早。目前配信平台原创动画这一领域,还是大厂和大厂之间的游戏。中小企业能否因此受益,仍有待观察。
另外,被寄予厚望的原创动画版权收入,在当前阶段也不甚明朗。以Netflix合作公司IG
PORT为例。据公司2018年5月期决算说明资料,IG
PORT决算期内映像制作事业赤字6.86亿日元,好在版权事业6.87亿日元的营收覆盖赤字,保住了利润。但观察这6.87亿版权收入结构可以发现,做出最大贡献的是IG
PORT向制作委员会出资占比过半的IP《魔法使的新娘》,而Netflix原创动画《B:the
Beginning》的版权收入占比很小,仅排在第12位。
看来,网络平台独播原创动画的影响力转化成为作品的版权收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动画公司必须具备一定的实力,才能度过这一转化期。
中国动画电影的网大之路?
日本OVA动画从光盘时代到网络配信时代的转变,给中国动画市场带来的启发,或许正是在于其在电视和院线之外,成功地走出了第三条路。特别是对于以非少儿为主要受众群体、追求内容的多元化和独立性的作品来说,OVA的发展之路值得参考。
2015年《大圣归来》《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中国动画也可以不低幼,中国的成年消费者在动画市场中同样具有极大潜力。但三年来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收入大头仍然被低幼动画牢牢占据。据三文娱统计,2015-2017
年,9 部票房过亿国产动画电影作品中,5
部为低幼向续作,4部拥有大量动画剧集持续播出,有较为长久、牢固的电视收视群体。
另据猫眼数据,国产动画电影九大系列中,除了《喜羊羊与灰太狼》以及《麦兜》系列票房走势下滑,其余
7 部均成上升趋势。少儿类动画电影势头日渐高涨。
非低幼向、原创IP动画电影想要再创《大圣归来》的奇迹着实不易。
在此情景下,除了院线,中国动画电影能否选择另一条道路网络平台?
中国市场上,将网络和电影结合,网大已经在此方面积累了不少成功经验。
今年7月,爱奇艺公布了2018年网络电影年分账票房总榜。分账票房榜数据显示,截止6月30日,2018年上半年爱奇艺网络电影TOP10总票房分账超1.8亿。
网络大电影已被证明是可以赚钱的。用比院线上映作品更少的成本,制作更加多元化、适合成人观众胃口的网络动画电影,中国动画电影或许也能在这条路上走通。
目前,国内各大视频平台正在积极打造自己的专属内容库,对于二次元内容产业的布局也在进一步加深。
9月17日晚,腾讯影业一口气公布了六大文化系列。其中,次元破壁系列作品包括《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从前有座剑灵山》《应声入网》《西行记》《镜双城》等。除了《西行记》《镜双城》为动画作品,其他四部将被改编为真人剧集。
2017年10月,爱奇艺启动苍穹计划,宣布将平台内3部S级独家漫画以及7部精品漫画改编成网络大电影,并在爱奇艺独播。今年5月,苍穹计划第二期启动,更多的漫画和动画IP将被改编为网大或网剧。
优酷内容开放平台中,除了网大、网剧外,对于动漫、少儿等类型,优酷也开放了内容合作。
这只是部分视频平台的动向。
二次元内容早已成为了各大平台产业布局的重要阵地。中国动画电影的网络化发展的苗头已现。未来,网络独播或许能够成为中国动画电影崛起的新战场。
附:部分视频平台网络电影分账模式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