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是全球排名前20的游戏市场,作为东南亚第一人口大国,印尼也是东南亚最大的手游市场。年轻化的人口结构和庞大的人口基数作为主引擎带动着印尼游戏产业稳步增长。虽然目前印尼市场游戏生态尚不够完善,但年轻化的人口结构、超前的消费文化和电子支付渠道的积极推进,都预示着印尼游戏市场的巨大潜力。有数据显示,到2019年,印尼手游玩家数量将达到1亿,一片全新的蓝海正在形成。
中国游戏屠榜畅销十强 《无尽对决》无悬念称王
纵观AppAnnie印尼2018年上半年畅销榜头部榜单,上榜产品基本被中国产品所包揽,其中中国游戏《无尽对决》《王国纪元》稳坐冠亚宝座,来自韩国的王牌IP《天堂2:革命》位居第三。
印尼是《无尽对决》全球营收第二大市场,过去半年,MOBA手游《无尽对决》在印尼基本稳坐日畅销榜首,所向无敌。《无尽对决》因游戏会话时间短,不需要玩家高额支出,并且内置盟友系统具有巨大的社交元素等备受玩家追捧。有数据显示,《无尽对决》目前已拿下79个国家TOP10、20个国家榜首的成绩。
同样来自中国IGG公司的策略王牌《王国纪元》在印尼市场也一直保持着超高的水准,据AppAnnie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3月8日,《王国纪元》在44个国家及地区位列苹果应用商城游戏畅销榜TOP10,覆盖地区游戏市场规模达到206.7亿美元
相较去年同期,中国ARPG出海标杆之作《狂暴之翼》和全球顶级策略产品《部落冲突》在印尼畅销榜单排名出现了较明显下滑。根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18年,《部落冲突》日均营收大概为150万美元,比起高峰时期的营收确有减少,但从该游戏发布至今已长达6年的高龄来讲,如今还能有这样的表现,足以证明Supercell产品运营能力的强大。
中国游戏领衔各主流品类 MOBA品类迅速崛起
对比2018年年初、年中数据发现,角色扮演、策略和博彩类为印尼畅销游戏主流品类。
东南亚地区博彩产业比较发达,线下产业催生的线上博彩游戏同样吸引着绝对数量的用户,在整个东南亚市场,除印尼外,菲律宾、泰国、新加坡等国家的博彩游戏产业同样如火如荼。
除角色扮演、策略和博彩三大品类外,在以印尼为首的东南亚地区,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年轻的新晋玩家开始寻找更多的社交和互动,MOBA类游戏正迅速崛起。目前,MOBA手游已成为推动印尼移动游戏市场增长的重要品类,包括网易、腾讯、沐瞳科技在内的很多公司都将其MOBA产品投放到了拥有巨大潜力的印尼市场,而事实也证明,这些游戏在印尼的确不负众望,大获成功。
2018年上半年,印尼市场的角色扮演、策略和博彩三大主流类型清一色首要来源市场都是中国,尤其是策略类游戏,印尼市场上近70%的策略游戏都来自中国。
除中国这一中坚力量外,日韩的角色扮演、美国的策略和博彩游戏在印尼市场也是遍地开花。今年上半年,在印尼市场上表现最好的角色扮演游戏为韩国的《天堂2:革命》,策略游戏为中国的《王国纪元》,而成绩最好的博彩游戏则为来自美国的《Zynga
德州扑克》。从印尼三大主流品类游戏国家分布来看,印尼本土游戏实力尚弱,仅在特色的博彩品类方面略有作为。
中国游戏占比高达35% 《无尽对决》助攻沐瞳成最大赢家
从2018年上半年TOP200畅销榜单统计结果来看,印尼属于极度依赖海外的游戏市场,榜单TOP200中,仅有5款左右来自本土,其余都来自海外,其中,中国游戏数量最多,占到35%左右。
除美国游戏外,印尼可以说是亚洲游戏的天下了,基于地理文化等因素,亚洲游戏在印尼市场有着先天的优势,从游戏发行数量上来说,中日韩三国游戏在印尼占有约50%的市场份额,涉及品类包括角色扮演、策略、博彩、体育、MOBA等近15个品类,游戏来自包括IGG、博雅、万代南梦宫、
Netmarble等超过50家游戏公司。
2018年上半年,从游戏发行数量上来看,美国EA公司、中国的博雅互动、IGG,以及韩国Netmarble公司等领衔印尼市场。
从游戏收入来说,印尼畅销手游发行商TOP5中,中国公司占据3个席位,分别为沐瞳科技、IGG和智明星通。沐瞳科技凭借旗下MOBA游戏《无尽对决》在印尼成为最赚钱的游戏发行商。印尼是《无尽对决》全球营收第二大市场,营收占比约19%,仅次于占比21%的马来西亚,从目前《无尽对决》在全球市场累计的2亿美元收入来看,该游戏在印尼斩获了3800万美元,《无尽对决》神助攻沐瞳科技荣登印尼畅销手游发行商榜首。
中国RPG+SLG制胜印尼市场 MOBA游戏厮杀正酣 统计AppAnnie Google
Play榜单中的中国游戏结果显示,目前活跃在印尼市场上的中国游戏多达200款,排名位于TOP50、TOP50~100的各有约20款,有超过50%的游戏排名在TOP200之外。整体来说,中国游戏在印尼市场排名比较靠前。
2018年上半年,印尼市场上来自中国的畅销手游前三甲为MOBA游戏《无尽对决》、策略游戏《王国纪元》和《列王的纷争》。此外,TOP10中MOBA游戏占据4席,英雄竞技手游《无尽对决》VS《王者荣耀》以及吃鸡手游《终结者2:审判日》VS《PUBG
MOBILE》过去一年可谓话题不断,各自之间的竞争明里暗里好不热闹,在印尼市场亦是如此。
此处且不论《无尽对决》同《王者荣耀》之间的个中恩怨,单从产品本身来说,主打海外市场的《无尽对决》于16年底进入海外市场,《王者荣耀》海外版于2017年5月在印尼首次推出。《王者荣耀》尽管开局良好,但印尼玩家似乎对这个后来者不甚感冒,自2017年11月达到顶峰以来,《王者荣耀》海外版在印尼市场已下滑至接近百名,而《无尽对决》则是一路青云,稳居榜首,与《王者荣耀》似已有云泥之别。
在去年一波吃鸡狂潮之中,网易于11月携手《终结者2:审判日》海外版《Rules
of Survival》上架App
Store,先后登顶全球多个国家榜单前列,在国际上掀起快节奏枪战竞技旋风,该游戏尤其在东南亚六国表现出色,在进入印尼市场后,榜单排名稳步上升,目前基本稳定在TOP20以内,今年上半年更是跻身印尼畅销榜单TOP10,成为上半年印尼市场最畅销的吃鸡游戏。腾讯授权正版吃鸡《绝地求生:刺激战场》海外版《PUBG
MOBILE》于今年3月底上架App
Store,在东南亚地区也是迅速上位,多日登顶多国Google Play
iOS下载榜首,目前在印尼市场基本稳定在TOP10内,《PUBG
MOBILE》目前同《终结者2:审判日》厮杀正酣,谁能笑到最后,拭目以待。
2018年上半年印尼市场最为畅销的中国手游类型主要集中在角色扮演、策略和博彩类游戏上。从游戏发行数量来看,博雅互动、IGG、智明星通等发行商领衔市场。
2018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公司在印尼市场深耕不辍,或经典或热门的游戏品类,如策略类、MOBA类;或复古或独特的题材,如三国、黑道题材,在印尼市场都各有所获。印尼手游市场目前还处于未被开发的状态,不论是其庞大的人口红利或是对海外市场的高度依赖,对于中国出海者来说无疑都是利好,当然,印尼同中国市场有共性,也极具个性,作为千岛之国,从游戏时长及场景、游戏渠道、付费能力、支付习惯到基础设施建设,印尼市场都呈现出自己的特性,印尼分散的地理状况提升了互联网基础设施铺设成本,薄弱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成为了游戏厂商出海必须考虑的首要问题。

超火的中国原创学龄前动画片《洛宝贝》,已经于8月15日在爱奇艺、腾讯、优酷、搜狐、芒果TV、乐视等十余家互联网视频平台正式上线新剧集。就在上月,这部中国原创的学龄前动画片,在西班牙、葡萄牙的Canal
Panda频道火热播出。这是《洛宝贝》英文版于2018年2月登陆澳大利亚ABC电视台ABC
KIDS频道,2018年5月登陆英国第五频道Milkshake!频道之后,再次亮相国外的国家级儿童电视频道。《洛宝贝》国内国外同步热播,捷报频传,成为了一部备受世界瞩目的精品动画。
关注学龄前亲子家庭情感需求,与用户感同身受
《洛宝贝》故事内容针对4-7岁的亲子家庭用心打造,注重引导孩子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培养孩子的想象力、创造力和思维能力,关注和谐亲子关系和家庭氛围的营造。例如在《母女日》这一集中,洛宝贝的妈妈答应陪她一天,洛宝贝为此做了好多计划。但是妈妈一直看着手机,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这让洛宝贝很苦恼,原本美好而让人期待的一天似乎也变得无聊起来。平日忙于工作的年轻家长肯定是希望多一些机会陪伴和了解孩子,但是陪在孩子身边时,有的在不停地处理工作,有的忍不住去刷朋友圈,结果陪伴变成了形式。就像洛宝贝说的:这是我和妈妈的一天,还是手机和妈妈的一天啊!当洛宝贝进入想象世界,她意识到一心不能二用,要想做好一件事就要专心。从想象世界出来后,洛宝贝说服妈妈把手机交给雷叔保管,暂时忘掉工作上的事,母女俩好好地玩儿了一天。其实,在爸爸妈妈心里,孩子肯定是比手机重要的。但是陪伴不仅仅需要投入时间,
而是要全身心地投入,与孩子互动和交流,让孩子感受爸爸妈妈的爱和关注。《母女日》剧照
在《洛宝贝》的故事创作上,创作团队通过和身边的孩子们、同事、家人、朋友们的交流,听孩子们的童言无忌、三代同堂的酸甜苦辣,从中提取创作的灵感。正是这种热烈有趣的讨论和碰撞,才使得《洛宝贝》的故事贴近身边的真实生活,更容易与观众达成情感共鸣。在《和谁一起玩》这一集中,就讲述了洛宝贝和天明、菲儿三个小伙伴日常的友情故事。天明和菲儿吵架了,两个好朋友都希望洛宝贝站在自己这边,洛宝贝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这种桥段在每个小朋友与朋友相处时都可能会发生。正是这种真实的情节,才能让孩子认识情绪的变化,正视问题,寻找适合自己的解决方式,珍惜和朋友间的友情。《和谁一起玩》剧照
新剧集中还有很多源于真实生活的精妙小故事、小细节,每一集都能引发家长和孩子们的共鸣。洛宝贝这个有爱有趣的中国女孩没有超能力,却让人们不由自主被她的爱心感染。著名教育专家、原北京市丰台区教委主任张立新就曾表示,《洛宝贝》的可贵之处在于,它不仅体现出对孩子身心成长需求的悉心关爱,还让家长能够从故事中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其实,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洛宝贝》每一集剧情都源自当代中国家庭生活的小细节,而每一次洛宝贝都以孩子独特的方式带我们去认识、解读和传递爱。大业漫奇妙总经理、《洛宝贝》原作者、总制片人田佳谈到:我们希望孩子与家长在观看动画的同时,能从故事中获得生活的启发,实现孩子与家长的共同成长。人人都是艺术家
国内认可不断 海外捷报频传
据悉,《洛宝贝》系列动画片自2017年11月19日在卡酷开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累积播放量突破1亿,在首周新上榜动画片中排名榜首,收视不断攀升,成为众多知名剧集和动画片中一颗耀眼的新星。目前,《洛宝贝》系列动画片已全网上线,并在近90家电视台播出。《洛宝贝》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正式推荐为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优秀国产电视动画片;被浙江省广电集团正式评为影响2018十大浙产动漫形象。2018年7月第二届全球授权展中国站(LEC)展会上,来自玩具、文具、服装、图书、商贸等200
多位不同行业、领域的企业和机构代表到场交流洽商,寻求合作共赢可能。展会现场从展台设计到衍生品展示均受到了与会客户和行业嘉宾的认可与赞赏,现场有客户表示:从现场展示的衍生商品来看,洛宝贝IP
具有极强的授权潜质,是一个难得的具备可塑性,延展性并适合多品类开发的动漫IP。LEC现场,展台现场,前来参观咨询的客户和专业观众络绎不绝
《洛宝贝》创作团队还受邀参加了在英国谢菲尔德 举办的2018 年第 15
届儿童媒体大会(2018 The Children’s Media Conference,简称CMC)
。在CMC现场,《洛宝贝》团队不仅参加了国际商务对接会(International
Exchange),还作为特邀嘉宾在China at CMC
2018论坛环节发表了以关注中国孩子和家庭(Focus On Chinese Kids and
Family)为主题的演讲。丰富、有趣的演讲内容让与会嘉宾大呼过瘾,并给予高度赞扬。今天我当家
2018年7月,《洛宝贝》动画片也已在西班牙和葡萄牙的Canal
Panda频道火热播出。这可是《洛宝贝》英文版2018年2月登陆澳大利亚ABC电视台ABC
KIDS频道,2018年5月登陆英国第五频道Milkshake!频道之后,再次亮相的国家级儿童电视频道播出平台。洛宝贝能被世界亲子家庭喜爱、行业认可、国内外媒体关注,与大业漫奇妙十余年来专注把爱和快乐带给全世界的孩子和家庭的创作初心是分不开的。未来,这个有爱有趣的中国女孩,会为全世界的小朋友和他们的家庭带去更多温暖和爱的力量。我们也相信,大业漫奇妙秉承初心,会把更多原创的中国好故事,提供给全世界的孩子,用情感共鸣讲好中国故事,让中国好故事走向全世界。

芝麻街品牌的拥有者芝麻工作室是一家美国的非营利组织,前身是儿童电视工作室,负责制作儿童类教育节目,芝麻街动画是他们旗下最负盛名的电视节目。工作室始于1968年5月,在1969年推出芝麻街,与2000年改组成为现在的芝麻工作室。芝麻街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覆盖了全世界超过8000万儿童。
芝麻街的诞生与发展
芝麻街的诞生和发展与当时美国的儿童教育学和发展心理学思潮密不可分。1960年代,美国的儿童发展心理学的研究为芝麻工作室的诞生提供了以下背景:
1.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儿童在学习技能的测试上面显著差于中产阶级儿童,而这主要是由于他们的学习资源更少,他们的学校经常面临财政赤字;
2.对幼儿教育加大投入,可以帮助儿童认知方面的发展,从而帮助他们更有效的学习;
3.不管家庭收入如何,60年代后期,97%的美国家庭已经拥有了电视机。
于是,结合这些研究成果,后来演化成芝麻街的想法诞生了:为什么不制作一些面对低幼儿童,带有教育意义的电视节目用来帮助儿童的发展呢?
当时的创始人Joan Ganz
Cooney是纽约公共电视台纪录片的制作人,曾因制作关于美国贫困现象的纪录片而获得艾美奖,当时正在致力于利用电视改变社会;另一个创始人Lloyd
Morrisett是卡内基的副总裁,负责资助教育研究但是苦于项目每每都触达不到底层的儿童。这两个创始人一个负责内容制作,一个负责资金募集,两人一拍即合。
在1967年夏天,Cooney由卡内基公司资助,完成了一份题为《学前教育中电视的潜在用途》的研究报告,提出了芝麻街节目最初的原型设想,并提议建立了一个管理生产节目的公司,这就是后来芝麻工作室的前身
儿童电视工作室。 评估幼儿电视节目的CTW模型
与之前的儿童电视节目不同,芝麻街在制作过程中,伴随着超过1000项研究和实验来帮助策划和创作,以及测试其对年轻观众学习的影响。
在第一季结束时,芝麻工作室的前身Childrens Television
Workshop成立,用以监督芝麻街的制作,而他们在积累了大量研究和实验经验之后,首创性地开发了一个所谓的CTW模型。这个模型是用来计划、指导和评估幼儿及青少年电视节目的,这个模型也卷入了电视节目的大量相关人员包括研究人员、早教专家和电视节目的编剧、制片人及导演等。
CTW模型以两种研究方式来进行:第一种是内部进行的,相对短平快的针对性研究;主要是伴随着节目的生产和播送,用来评估节目效果,随时对节目进行改进和调整,并在每一季结束之后进行独立的总结性评估用以形容教育效果。对芝麻街的研究是儿童电视历史上第一个科学性的研究。
第二种是跨度很大的总结性的研究,例如1970年年度研究和1971年年度研究等,这些研究通过长期追踪,对电视节目的影响进行探究。芝麻街的总结性研究即发现芝麻街确实对幼儿的学习、入学准备和社交技巧产生了积极的影响,随后这样的总结性研究进行了拓展,包括跨度时间更大的研究和针对美国以外国家的研究等。
芝麻工作室的前身之所以能史无先例地开创了这样一个科学的研究模型,是因为,首先创始人Cooney是制片人出身,熟悉电视节目的生产和发行流程,但同时她的目标不限于制作卖叫又卖座的电视节目,而是有更远大的目标:通过电视改变社会,所以,分析电视节目的成功或失败经验,建立体系化的流程去帮助电视节目评估和改进,并形成一套能运用到多个电视节目上的经验体系,必然成为她的选择;
其次,芝麻街和芝麻街工作室的想法都是基于题为《学前教育中电视的潜在用途》一份研究报告,他们诞生的目的就是带有研究型和教育性色彩的。
该研究模型是早教电视历史上第一个科学性的研究,对后来的电视节目编排、改进和评估业都有深远的影响。
芝麻街的业务覆盖
芝麻街除了电视节目以外,另有出版、音乐、互动媒体和国际联合制作发行等业务。
从1970年开始,芝麻工作室就开始推出电视节目之外的出版材料,用来作为电视节目的补充和支持,最初的出版书目都是带有实验性教育目的的,比如它们拒绝推出着色书,因为他们认为这会限制儿童的想象力;这之后,推出了《芝麻街杂志》,芝麻街图书,以及多种形式的出版物,到2001年芝麻街的原创书单已经超过了600本。
在音乐方面,为了吸引最优秀的词曲作者,并鼓励他们以芝麻街为主题创作音乐,芝麻工作室允许词曲作者保留他们所写歌曲的版权,这样一旦该歌曲火了之后,词曲作家将获得丰厚利润,而当时该电视节目已经有一些热度了,于是这样的举措立刻吸引了大批希望借芝麻街之风展露音乐才华的词曲家门,而他们优秀的作品,反过头来也帮助该节目维持了公众对节目的兴趣,同时留下了许多经典之作:《芝麻街主题曲》《我爱垃圾》《橡皮鸭》嗯更,而许多歌曲的演唱者后来也名声大噪,这其中包括芭芭拉史翠珊、保罗西蒙等等。
在互动媒体方面,早在1980年,芝麻工作室就在宾夕法尼亚州开办了一个芝麻街主题国际公园,公园的一个特色是一个计算机画廊用以和儿童互动,后来他们也开发了基于电视节目内容和课程的教育软件,以及一些交互性的游戏。
2008年,芝麻工作室开始在Hulu、Youtube和iTunes上提供剪辑和完整剧集,并在2010年推出早教电子书,包括认识字母、数字、认识颜色、数学和文化等。
芝麻街的出海进行的相当顺利。在芝麻街刚播出不久,就有几个其他国家的节目生产商询问能否生产针对该国家的电视节目版本,而创始人Cooney觉得相当惊讶,因为她认为芝麻街是非常典型的美国节目,布偶的造型和说法方式都相当美式,而之后的事实证明芝麻街是相当具有国际范儿的。
他们的第一站合作国家是俄罗斯和捷克斯洛伐克,合作方式相当简单哪,就是由当地的配音演员重新配音然后重新剪辑,之后,随着国际合作的增多,合作也变得更有深度:例如本地化的程度越来越深,场景和人物习性都会做适配,例如CTW
模型也被运用到这些国家以帮助节目调整。
2005年,芝麻街联合制作和国际授权收入已经达到9600万美元,2009年,芝麻街已经在超过140个国家播出。
在中国,1983年,《芝麻街》中的角色大鸟首次登陆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大鸟在中国》的特别节目。1998年,芝麻工作室和上海电视台合作拍摄了104集中文版《芝麻街》,2009年芝麻工作室和上海文广合作拍摄了52集中文版《芝麻街之大鸟看世界》。
今天的芝麻街:发行授权为最大收入来源
芝麻工作室也公布了今年他们的一些财务信息。
2017财年,芝麻街的收入最大块来自于发行费和授权费,30%来自于企业基金和政府的捐款资助,29%来自于品牌产品授权;芝麻工作室依旧计划用这些资金来扩大生产针对美国乃至全世界儿童青少年的多媒体内容,用以对儿童青少年产生有意义的、可测量的、持续性的影响力。
在具体的支出方面,芝麻工作室花费了总支出的58%用以媒体和教育,25%用以国际社会影响力,14%花费在创意、策略和研究方向。金额单位:千美元
目前,芝麻工作室作为非营利组织,主要的产品目录分为四大块:
旨在提高儿童学习和学校技能的文学和算数产品、制造帮助儿童建立安全信任感的情感幸福产品、希望帮助儿童建立良好生活习惯的健康卫生产品和针对欠发达地区建立理解和尊重的产品。
而通过1000多项研究成果,芝麻工作室也展现了他们在儿童早教领域的强大影响力。例如追踪研究发现,美国学龄前儿童经常看芝麻街的,比那些不看芝麻街的,在高中时候的平均分要高出16%,又例如观看了芝麻街的儿童比不看芝麻街的儿童在社交技能上的表现要高出40%。
50周年展望:发挥品牌影响力,增加授权合作
在芝麻街40周年的时候,美国总统奥巴马曾亲自录制视频送上祝福,第一夫人更是参与了电视节目,号召孩子们健康饮食。
而明年就是成立50周年了,芝麻街工作室也详细介绍了他们第一个半百的针对成人粉丝用户的业务计划。
的确,当年看芝麻街的小粉丝们,现在已经是有消费力的成人了,而该公司已经成功吸引了许多成人服装领域的合作伙伴,包括运动品牌Puma,快消品牌Zara,HM和优衣库等公司。合作推出的联名款衣服和鞋帽,作为公司推动面向成人市场发展的一部分,也拉动了怀旧情绪。例如今年夏天推出的芝麻街x
Kaws x 优衣库系列,就受到了很多博主潮人的抢购和推荐。
即使芝麻街作为常青品牌动画,现在依旧在传统广播电视渠道和网络渠道播送,覆盖全世界16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9亿儿童,但是芝麻街的CEO
Risa
Greenbaum依旧公布说,公司的首要任务是针对多个年龄层用户,创造有吸引力的品牌接触点。无论通过内容、产品还是体验活动,我们的目标是为芝麻街的不同年龄层的粉丝通过创造独特而有冲击力的体验,来形成共同认知,加强家庭成员之间的联系。
Sesame
Workshop最近的动作是加强了在英国爱尔兰以及荷比卢地区的品牌授权和品牌合作业务。他们已经与玩具商Sambro建立了围绕芝麻街品牌,扩充店内产品体量的合作,而这些产品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针对成人粉丝的礼物、周边和文具系列产品。
芝麻街最近公布的2017年财务信息也展示出来,发行和授权占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品牌产品授权所得也占收入的29%。
芝麻街品牌在英国非常强大,你只需要看看毛绒玩具在成年人中的高销售额,就可以知道芝麻街在高街时尚品牌和小玩意儿这一类成人市场的零售业务上还有很大的空间。芝麻街的品牌合作方Bulldog
Licensing负责人说。
低幼动画品牌转型面向成年人用户是一个听起来一箭双雕的主意。首先,芝麻街中的角色像Elmo,Cooki,Oscar等已经在成年人中很有影响力了,他们在成年人中的被喜爱度也很高,另外,成年人父母对品牌已经很熟悉信赖了,所以他们会愿意自己的学龄前孩子观看芝麻街动画和使用相关的娱乐产品。
芝麻街在欧洲有一段辉煌的历史。它在英国有很高的影响力,在英国Youtube上芝麻街有2500万观看次,在Facebook上有超过1700万的关注者,其次是比利时卢森堡地区。现在,芝麻街正打算进军美国市场,然后攻克德国和荷兰。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