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历险记画稿本文图片均来自苏州美术馆供图
热爱漫画的观众对《丁丁历险记》肯定都不陌生,它是二十世纪最著名的漫画之一,由比利时漫画家埃尔热创作,至今已被译成近50种语言,总销量达几亿册,并多次被翻拍成电影、电视剧或戏剧,成为具有全球巨大影响力的艺术作品。
比利时收藏者收藏的关于丁丁主题的邮票和明信片
4月24日,以丁丁为主题的展览首次踏足中国,在苏州美术馆揭幕。丁丁,伴你同行展由苏州美术馆和比利时优艺基金会共同主办,将展出由8位比利时和法国收藏家提供的700余件与丁丁相关的物品,包括各个时期、各种形式的手稿、漫画、雕塑、海报、邮票及漫画中的汽车、飞机模型等。该展从4月26日起向公众开放,展期持续至6月2日。
埃尔热画稿 80年前埃尔热透过丁丁之眼游历中国
雕塑家NatMeujean及其儿子展示雕塑手稿
丁丁之父埃尔热1907年生于布鲁塞尔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埃尔热在布鲁塞尔上完中学后,到《20世纪报》工作,在他担任摄影制版助理时,报纸准备筹办一份专给青少年看的副刊《小20世纪报》,一年后的1929年1月10日,丁丁的世界就从这张副刊开始了。1983年3月3日,埃尔热在布鲁塞尔病逝。在他去世后的1984年至1987年,《丁丁历险记》在中国首次出版全套中文版系列作品集,之后又再版多次,成为中文读者及漫画爱好者的挚爱。
第一部《丁丁在刚果》刊出的时候是1930年,此后丁丁系列的创作几乎贯穿了埃尔热的一生,直到1983年,埃尔热在布鲁塞尔病逝,他的最后一个故事《丁丁和字母艺术》只画到了第42页草图。在开始绘画彩色丁丁后,埃尔热一直将故事严格保持在62页篇幅,《丁丁和字母艺术》还差20页才能走向结局,这是丁丁系列的第24册,但是对于读者来说,丁丁已经有了形式上相对完整的归宿。
埃尔热手稿
在埃尔热创作的24册丁丁系列中,其中有两本故事的背景发生于中国,即《蓝莲花》和《丁丁在西藏》。《蓝莲花》的创作亦是埃尔热创作生涯中的重要转折点。1934年,在绘制《蓝莲花》的过程中,埃尔热结识了中国留学生张充仁。当时整个欧洲都对中国了解不多,在比利时皇家艺术学院学习雕塑的张充仁为埃尔热介绍了中国文化各个方面的知识,包括日本入侵的时事新闻。他在这本漫画中避免了西方人对中国的成见,他在和张充仁的交往中发现了一种完全不了解的文明,同时也意识到了一种责任。他不再随便地编绘故事,开始为丁丁去查找资料,关注丁丁接下来要去的那些国家的情况。他把张充仁画进了自己的丁丁系列中,《蓝莲花》里的中国张就是以现实生活中的张充仁为原型创作的。
埃尔热手稿
在昨日的开幕式上,这八位丁丁收藏家均来到苏州美术馆。他们之中多半出生于上世纪四十到六十年代,半生执着于丁丁系列藏品的收藏。我们从小从《蓝莲花》中了解中国,这次是初次踏足中国,对比着漫画与现实中的点点滴滴,于我们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张充仁为埃尔热塑半身像首次现身中国
张充仁为丁丁之父埃尔热雕塑的半身雕像马克德西收藏
此次展品中包括雕塑家NatMeujean先生于1935年至1976年间为埃尔热先生制作的一批雕塑作品。NatMeujean先生已经90岁高龄,不便亲临,由其儿子代替出席。据其儿子介绍,他的父亲是世界上第一位为丁丁塑像的雕塑家。他与1947年与埃尔热相识,应其要求为丁丁雕塑,他是第一位把丁丁从2D变成3D的人,对埃尔热之后关于丁丁的创作非常重要。
比利时丁丁主题收藏者马克德西
颇为有趣的是,此次同行的丁丁收藏者中,一位专门收藏丁丁主题雕塑和埃尔热亲笔签名版漫画的马克德西先生,曾在25年前见过张充仁,张充仁曾为埃尔热雕塑半身像,马克德西先生买下了埃尔热的这尊半身像,此后,他又从雕塑家NatMeujean先生的儿子手中买下大部分丁丁主题的雕塑。这几尊雕塑也从比利时远赴中国,在此次展览中展出。马克德西还专注于收藏有埃尔热亲笔签名的书籍,包括埃尔热签名赠送给比利时名流和他至亲的书籍。在开幕式现场,他向记者展示了2本丁丁漫画书,其中一本是1930年埃尔热向第一位夫人求婚时用的作品,书的扉页上还留着他写给夫人的情话,另一本是《丁丁历险记》出了第一版送给比利时国王与王后的亲笔签名书。
丁丁画稿在连环漫画原稿拍卖会上曾创下当时连环画稿拍卖的世界纪录。另一位藏家杰拉尔德戴文德专注于丁丁漫画手稿与画稿的收集,他曾于15年前从其他藏家手中购得一张埃尔热创作丁丁漫画从底稿、到上色的原作,非常难得。据他介绍,95%的埃尔热手稿现在保存在他的第二任妻子手里。埃尔热此生从未出售过他自己的手稿,流到外边的手稿都是他通过赠送等其他渠道流转到别人手里。
本次展览还展出其他比利时和法国藏家收藏的从1979年至今所有多丁丁主题的邮票,丁丁海报与小玩具,《丁丁历险记》里的汽车、飞机模型等。
究竟是什么动力令这些年过半百的埃迷们半生执着于丁丁主题系列的收藏并乐此不疲?马克德西说,埃尔热是比利时最著名的漫画家,被视为漫画界的毕加索,他的画作风格简明、易懂,对人性、自然的关注已经超越了单纯的艺术。
丁丁系列玩偶藏品
《丁丁历险记》终究是一部为小朋友创作的漫画作品。埃尔热是一位极其单纯的艺术家,不为政治、不为商业创作漫画。即便漫画中有涉及刚果、苏联,但是他之所以把主人公丁丁的背景设置为一名记者,是抱着以报道事实的态度,而没有评论。杰拉尔德戴文德说。
马克德西收藏的丁丁青铜雕塑

前几天受邀主持广东省玩具协会举办的2016年玩具设计潮流暨产学研合作对接会,现场看到来自于玩具设计师和玩具设计院校的作品近300个,从设计作品中,我发现有不少好创意,有些玩具的外观设计也很赞,但让我奇怪的是:来看设计作品的玩具企业并不算特别多,只有几十家,我问在现场一位从澄海过来的玩具设计师:澄海玩具企业对创新的玩具设计没有兴趣吗?他告诉我:大部分的玩具企业对仿冒有兴趣。
对于仿冒这件事情,我的态度很明确:我不反对模仿,但我反对仿冒。中国的玩具企业发展史,也就三十来年,跟欧美100多年的发展比,可以说才步入少年时期,我们在婴幼儿成长阶段一定是要模仿学习的,很难想象我们还没有看清楚这个世界都有什么玩具时,就能够自己创新设计玩具了。其实,很多国家现在是创新的大牛,用知识产权保护的大棒到处打人,其初始发展的模仿阶段是必须经历的,否则英国就不会出台针对德国仿冒产品的1887法案了,也就不会有被美国挖去的纺织工程师,被英国人称为叛徒了。仿冒这件事本身听起来似乎是不怎么光彩,但为了求生存、求发展,其实并不是个丢人的事情,关键是得讲点规矩,别做高仿的事情,你做的产品跟人家一模一样就不对了。
几乎每年的玩具展会我都会去看看,经常会看到有些玩具企业的产品跟国外玩企的产品一模一样,于是我就问:这个你不怕告你侵犯知识产权吗?得到的回答是:我们的已经在国内申请专利了,在国内我是可以告他的。这也太理直气壮了吧,你也不想想哪些被仿者的内心是多么的崩溃。再者说,如果你的创新产品被别人仿,你会愿意吗?如果你企业做大了,面对曾经做过仿冒的龌龊事,你情以何堪呀?当然,也有针对这些高仿者采取了打击行动的,但过程往往搞的被仿企业筋疲力竭,还得不到理想的结果。
企业的市场行为,都是受市场利益而驱动的,有市场需求,就有人提供服务。据称在澄海,专门有人从国外买一些国内市场没有的玩具,卖给一些玩具企业,回报自然是很丰厚。还有人利用互联网,将国外的一些玩具产品信息收集起来,成为网站会员并付年费就可以看到,这也成了不错的生意。玩具世界是丰富庞杂的,如果经常去了解国外市场中的玩具,我们很容易发现,国外有很多玩具产品在国内没有得卖,这一方面是国内玩具市场容量小,市场还很不成熟;另一个方面是国外玩企怕被仿冒,这样,就给了那些想做仿冒玩具的有了很多来源,也就大大消弱了玩企通过创新设计新玩具的动力,而且,做仿冒玩具会更低成本,实现的过程也更加容易。
仿冒玩具对于市场来说不是什么创新产品,但对于玩具企业来说就是新产品,他们非常舍得投入,新产品也会让企业获得巨大利益。但是说做仿冒产品都是老板们自己想做还真的不全面,有些也是来自于客户的需要,比如有些国外客户会提供样品让玩企做仿冒。有钱赚,不做才傻了。
模仿产品也得讲点技巧,笔者看到过有个高仿玩具,是一个骆驼的外形,把骆驼头和尾巴扳着往下就可以让骆驼卧下,游戏者可以将不同的物件挂在骆驼身上,当挂的多了时,骆驼会突然的跳起,我在玩这个仿冒玩具时,始终没能让骆驼卧下,这就太悲剧了。不管你玩具多么的便宜,玩具失去了原有的功能,消费者是难以接受的。有些技术能力不强的玩企,最好别模仿有技术含量的玩具。一些有比较高技术含量的玩具,由于成本低不下来,功能很难实现,会让仿冒者怯步,比如银辉的爱赛比狗,在市场中还没有见到仿冒产品。
我始终认为仿冒和模仿是不同的,从玩具玩的概念来说,玩的方法是不能被申请专利的,例如,你可以将积木玩具的外观和特殊的拼插连接结构申请专利,但你不能把积木玩具拼插玩法申请专利,因此,模仿是在玩具基本玩法的基础上,改变外观和功能,这也是一些玩具创新设计的正确打开方式;而仿冒就是将别人的玩具完全山寨,做的完全一样的就是高仿,仅仅改点外观的仿冒,只是掩人耳目的把戏。当然了,由于中国玩具市场的不成熟,普通消费者是无法辨别哪些玩具是仿冒品的,更糟糕的是,大多数消费者买玩具只关心价格,是不是仿冒品真是无所谓。看到在天猫和淘宝网上有个叫XX蛋的益智玩具,居然号称是正品、正版,我估计,当比利时SMART玩具公司看到这些仿冒玩具,一定会哭晕在厕所里。
仿冒玩具现象当前仍普遍存在于小玩企中,但笔者认为,玩具企业未来的发展之路一定是在不断创新产品驱动下为消费者带来更多更好的玩具。特别是一些上规模甚至上市企业,如果再做仿冒,在行业和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会很难看。4月8日,2016广州玩具展期间,2016年玩具设计潮流暨产学研合作对接会现场火爆杨尚进与
演讲嘉宾
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技术研发中心总监廖斌题图:一位观众在欣赏对接会创意玩具设计作品展

张洋,北京铁皮玩具馆馆长。80后的他从十几岁起开始收集铁皮玩具,迄今已有将近二十年。谈起铁皮玩具,他的眼中满是欣喜。
张洋收藏的铁皮玩具从当初的十几件到现在已有两三千件,这使他不得不腾出整个房间来放置藏品,但仍是挤得满满当当。
对张洋来说,每天可以在玩具收藏馆中跟玩具一起生活,一起聊天,一起分享生活所得所失,这是他回到童年,回到纯粹生活的一种方式。生活需要细水长流,懂得怀旧,才能远行。

本文版权归 中外玩具全媒体中心
所有,转载请标明来源。分享企业故事、寻求报道请加QQ2355507009;商务合作请加QQ2355507021。

网站地图xml地图